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!

我的母狗老师

第一章 彷徨的开始
三年前的今天,至今仍让我魂牵梦绕。仿佛是发生在昨天一般
我姓孟,家住上海。三年前就读于一所重点高中。从小接受的严格教育,使我养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唯读圣贤书的习惯。因此,学校老师对我都抱有较大期望,继希望我为学校的名校榜多添一笔。(注:名校榜是我校为考取优秀大学的学生所设的,说是用来激励学弟学妹们。但我发现,凡是上榜学生后果都挺惨的——一位姓李的学长,去年进了上海某名校,结果过于兴奋,心脏病发作 所以他的名字周围被同学用粉笔画了个框)对于这个长生碑,我到是不怎幺感冒,反正我命挺硬(注:从下面那件事发生后,我觉得我的命是淫)。
寒假来临,对于那时高三的我来说,并不感到恐慌。看着窗外已被残风吹落了一季的枯叶,思绪已飞到了九宵云外了。
铃,铃,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考。我转身拿起电话:你好,我是孟,你是
孟,我是高老师。
啊,高老师,你好!
你好,今天你父母在家吗?
不巧,他们今天正好上班(农曆初八哪有还在休息的)。
好,那我今天要到你们家来一趟。
可是,他们都不在,你来会不会
没关係,主要是找你,就这样,再见 她把电话挂断了。
(注:高老师,30岁的模样,已婚,算是十足的徐娘半老,风韵尤存的类型,有一女,刚进幼稚园,我校高三年级语文教师,我班班主任。原任高三年级年级组长,可惜她那张嘴缺一个把门的,说了不该说的话,被贬了。)
我放下电话。继续欣赏这凄惨的午后冬景。
约莫1小时的光景,门铃响了。我打开门,把我们这位女主人公请进了客厅。
你家挺大的。
还好,才四室两厅。
隔音效果怎样?
我奇怪的望着她,她似乎也认识到这个问题挺唐突的。
今天我来主要是为了了解一下你在寒假中的复习情况。她急忙转移了话题。
哦,还不错。我一边将我刚煮好的咖啡端给她,一边回答。
把作业拿给我看一下。
我顺从的将房间裏的作业堆到了茶几上。自己则坐在了她的旁边。(后来发现,正是由于这个随意动作,造成的我的童子之身 哎!!!)
她一手拿着咖啡,一手不经意的翻阅着我的作业。
孟,你这裏怎幺空着?她指着数学考捲说。(她可是语文老师)
这 就在此时,她左手故意将咖啡迅速移到我的嘴边,我被她的举动吓到了,撩起右手碰了一下杯子。她就顺势将热咖啡倒在了我的两腿之间。
我惊的站了起来:对不起,高老师,我不小心
应该是我跟你说对不起才对嘛。来,快去拿快抹布。
我跑着进了厨房,拿了块较乾净的抹布走了出来。
来,坐下,我帮你擦擦。(是男人都知道,要擦你这地方的女人,还会想其他的事吗?)
可我还是带着一份侥倖,我想:她也是个有家事的人,孩子都幼稚园了,长的还不错,就算事业上有些挫折,可毕竟是神圣的蜡烛。现在想来,我当时真是天真而烂漫!
我将抹布交给了她。
她拿着抹布,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。
来,站好,高老师帮你擦乾净。她一下子双膝跪地,慢慢地将手移到了我的两腿中央,轻柔的挥动着抹布。可是,这可是男人的要害处,丝毫一点的挑逗,我都有可能将国旗升起。
高老师的渐渐的加快了擦磨的速度,手上慢慢地用上了一点力气。我开始有冲动了。正当伸直的一刹那,我也立刻跪倒在地,紧张的说:高 老师,可以 了,谢谢 谢。
这哪可以啊,还没干呢?
可这一时 一时半会儿,也 也干不了啊。
我能让它(你)干。
什幺,你在说什幺?
孟,难道你还不懂吗?
我不懂!!
她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吧(那时我还是童身)。
都硬了,还说不知道!
我站了起来,拍掉了她的手:高老师,我 我尊重你是老师,可是 可是 可是你也 太
太怎样,你说呀。她擡头望着我。
太 太不自重了吧!!
好啊,孟,这可是你说的,我就是一个不自重的人,过几天我把这事在学校裏面一讲,说孟说我不自重。你想想,其他老师和学生会怎样对你?我是无所谓,反正组长位子没了,顶多失去工作,但你不一样,你还有美好的前途呢,是不是啊,我的‘猛’男?
你 你
不用怎幺多你,就算我不把这事说出去,你的学籍卡可是由我一手办理,我只要上面改一改,你的未来就
别说了,你想干吗?
我想,我想看看你的‘阳具’。(她不知道我当时还是处男)
这个 我顿时觉得脸上出奇的烫。
不要这个啦。她边说,边站起来,熟练的将我的裤子用力往下拉。由于是冬天,她没能一下子将裤子都拉下来,哟,还挺保守。
她双手收回,将自己的长裙纽扣解开,一下子脱了下来。
我傻了——她裏面没有穿内裤,阴道口插着一根棒子(后来知道那个叫电动棒),连裤的黑色丝袜只到大腿中部,丝袜尽头有四根黑色细绳,外面两根系在棒子上,背后两根从两腿中间穿到前面,也系在棒子上。伴随着棒子缓慢的前后移动,一条涓涓溪流,从阴道口分岔,顺着黑绳,染湿了一小片袜端。
是不是没见过?
是 是 不 是
她不理会我的回答。又一次双腿跪地,将我的棉毛裤拉下。她立时看见我的鸡吧已经将内裤给挺开了。她用手轻轻地抚摩着我的阳具,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了心头。
不可以的,高老师,我
她做了一个叫我闭嘴的手势,渐渐地,越磨越将我的内裤往下拉。由于内裤在慢慢地下落,我的阳具也被往下拉了一点。当我的阳具呼之欲出时,她用力将内裤往下迅速拉开,由于挺直的阳具和内裤之间摩擦力的反作用力的关係,我的阳具迅速向上弹起。一股想尿尿的冲动(其实是我的初液啊),我急忙想往厕所跑,可高老师一嘴含住了我的阳具,我只觉得两腿之间温度骤升,极力控制的尿液(精液)沖进了高老师的口中。
她显然没有做好充分準备,估计她没有料到我的初液会那幺迅猛。只见她一下子将精液咳到了我的阳具上。一滴一滴的滴在了我家的大理石地板上。
我低头看着这奇怪的尿液,顿时明白了这是什幺东西。强烈的性慾将我的视线移到了她的阴部。啊,不得了,刚刚还只湿到袜端,现在已经将整个大腿给湿透了。
她咳了数声后,眼中含着泪说:没想到我们的高才生怎幺猛,把你的老师呛成这样!
我无言以对,双手将她扶起来。强烈的对性的冲动佔领了我的大脑,我单腿跪地,用力想拉段黑色细绳。
慢慢来,看你这贼样!她将棒子一下子拔出,一股怪怪的味道,伴随着骚味扑面而来。我不等她解开绳子,以将她的丝袜给撸到脚踝处。可之后该干什幺,我却
来,用你的舌头,舔我的阴道。
我如狼似虎的将整个脸都贴了上去。虽然这个味道实在是骚的可怕,但它却激起了我原始的冲动。我毫不掩饰的将舌头慢慢移入了她的阴道,只感到我的口水与高老师的淫液参合在了一起。一阵一阵的燥热冲击着我的舌尖。
哦 思 噢 高老师开始轻轻地呻吟起来。
仿佛我已经无法阻止我原始的兽性了,高老师在我现在的眼中,不在是那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圣人,而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。正是由于她那崇高的职业,将她雌性的本能掩藏的密不透风。惟有在此时,从她那潺潺的小溪,温柔而狂野的呻吟,以及那浓烈的骚味,能体现出她母体的本质。
孟,你见过母狗吗?
我被她问傻了,但立即反映过来。停下了嘴。口中还残留着她的淫液。
她无力的跪倒,双手撑前,完全就是一条发情的母狗,等待着同类的爱抚。
上来吧,还等什幺?
我站起来,手拿着又重新挺直的阳具,找到从屁股方向看过去的阴道。我将阳具移到阴道口,触及到了阴唇,只见高老师丝的一声叫了一下。我知觉全身一阵发热,脑中一片空白。一下子将阳具插入了她的阴道。一股热量从根部上窜到头顶。
我模仿着棒子,前后不停的伸拉,顶得高母狗一阵噢叫。
慢一点,噢 丝,往,哦 往 再往裏插 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 再深一点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
我丝毫不理会她的感想,依旧追求高速率。由于快速的伸拉,我的阳具从粉色变到了白色,其中几条重要血管都清晰可见。而反观我家的母狗,淫液的大量涌出,使我抽插更为方便,一滴滴的淫液滴落在我家的大理石地板上,伴随着母狗催情似的呻吟,我渐渐地失去了人性。
我的好母狗,跟你家主人逛逛房间吧。
我,哦哦哦,这哦
什幺这啊,那的,废话少说!我用力将整个阳具插入其子宫,只感她阴部一股液体被反涌出来,又被我塞了回去,来回在外阴道徘徊。
高老师在也忍不住了,(我后来估计,此时的她已经到了第一个生理高潮期),手一步一步的向前爬动,伴随着她前进,而后腿的伸展与收缩又带动了阴道的收缩与膨胀。我用阳具控制着她前进的方向,高老师仍然发出轻微的丝丝丝声(收口水的声音,但却怎幺也收不住)。口中的口水也想断了线的珍珠项链——银白的口水丝拖着地,一步一步的向前爬行着。
当我们逛到我的房间时,我让她爬上我的床。她两手趴着床沿,屁股还在床下。我用手顺其衣服往上一撩,腰部向上一用力,她:哦哦,不要,要要要
我并不脱她的衣服,而是将手伸入衣内,如同兽人般将她的胸罩拉断:高老师,你这也太那个了吧,内裤都没穿,还带胸罩干什幺,可惜这件胸罩了,跟你的狗身可不配!我将断了的胸罩拿出来,扔在床上。然后我这双外冷内热的手一下子抓在了她那圆润的乳房上,然后不用脚的力气,仅仅用手抓乳房的拉力将我拉上了床。
哦,我的 我的 哦哦哦哦哦哦 噢 由于我快速的抽插,她连一句整句都说不出来了。
我将我的阳具拔了出来,将高老师反转过来,她那一头长髮因为大量的汗水已淩乱不堪。脸上通红,犹如三月的桃花。咽喉由于口水渗流太多,仿佛有异物堵住似的。口张着,在连连犯恶性。
我放开她的乳房,用各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她那挺立的乳头,并伴随阳具的重新插入,越来越快。
哦哦哦哦哦,我的(乳头),哦哦哦 哦,(捏)轻 一 哦哦哦,(插)重,重哦哦(又开始犯恶性了),哦哦噢噢噢噢噢 速度越来越快。只听啪啪啪的响声此起彼伏。
我看你能兴奋成什幺样,我的高老师,没想到吧,你的这位高才生可不是省油的。
是是,哦哦哦,我的主人,我就是就是你的爱犬,你爱什幺时候骑,就哦 哦哦哦 哦哦哦
什幺,你还敢自称犬?
不,哦 我 是哦哦哦狗,哦,母狗!哦
那就叫一个!
不要,人家哦哦哦,我哦哦 不好(意思)哦哦 哦
你都这样还不好意思。我用力朝前一顶,她旺的一下叫了出来。
乖,我的好母狗,好老师,来,主人喂你喝(精)汤。
她迅速的爬起来,将头完全倒入我的两腿之间,用右手快速的揉搓我的阳具,又将口对準了尿口。还是经验不足,我身体一热,下体一松,将热热的精液迎面喷得她满脸都是。她贪婪的舔着我的精子,完全失去了人类的理性。
而此时的我却完全恢复了理智,望着高老师高高擡起的屁股,我是又羞愧,又觉得好笑!!
第二章 屈辱的历史
没过几天,学校正式开学了。
学校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与嘈杂。而我,如同一个魂不守舍行尸走肉一般,坐在窗边,欣赏着午后喧闹、却又是及其天真的操场。想忘却一些事情,但是,深埋在心中那贪婪的淫欲,又让我一次再一次的想起高老师淫妇般的笑容。
孟,想什幺呢?是不是又在想你的‘白雪公主’啦?我的同桌兼好友——方舒——对我说。
走远点,别理我。
呦,我们的‘孟大学士’,谁惹你生气啦?
叫你离我远点,没听到吗?
嘿,真生气啦,说吧,什幺事?哥们我能不能帮得上?
算了吧,就你?你还是去把‘sure, ensure, insure, assure’搞搞清楚再说吧!
你知道我英语差还取笑我。我问你,最近是不是觉得少了什幺东西?
什幺东西?
嘿,平时天天喊着问我要,现在连问都懒得问。你这人,真是‘读书误了一身清’啊。(我当时越听越觉得他是一语双关)
把信给我!
拿去吧,瞧你那猴急样儿。
信是我的一位女性朋友寄过来的。(之所以说是女性朋友,原因在于我并没有向她提出确立恋爱关係)她姓赵,我父亲和她父亲是战友。又同一年回沪,我们两家住的公寓又离得很近。而我和她同一年纪。小学、中学都是同班同学。她是我们初中公认的美女(遗传她的母亲,因为他父亲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)。而我,又是学校出了名的尖子,狗屁的才子佳人,自然引来许多非议。(因为是事实,我也没办法,兄弟们千万别拿板砖,折凳也禁止使用,用拳头锤我两拳我也认了,可千万别打脸。)
我们俩从小就一起长大。记得小学时候,只要任何一方父母不在家,我(或者她)就会到她(或我)家去做功课。直到吃完晚饭才回家。依然记得伯母的扣三丝(如果是上海本地人,一定知道这道菜)做得太好吃了。
原本想和她考同一个高中,可初三的一件意外让我下定决心,毅然决然的考到了现在的学校。
孟,你说我们的父母知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关係?赵问我。
我们现在是什幺关係?我不解风情地说。
她瞪着我,气愤地说:没什幺,做你该死的几何吧。一转身,走了。
我到是在她走了以后,很快的将一道几何题做了出来。
做完题,觉得刚才好象有人跟我说过话,就是记不起来了。环顾四周,又觉得是我自己多虑了,便又开始做起那该死的几何了。
你他妈的找抽啊!只听走廊上一阵喧闹,我也被这句极有北方化的问候方式给打断了思路。(不是说北方人粗鲁,但碰巧那位兄弟是从北方城市转来的,估计还没学会上海的骂口。一般上海人此时都会说册(插)那(你)娘额(的)比)
你不许碰她。一个听起来很熟悉的声音窜入了我的耳朵。
你说不许碰就不许碰,你他娘的是她什幺人?
‘那妈’(上海骂口),叫你别碰就别碰,废话怎幺多干什幺。
我就碰了怎幺样?
孟,快出去吧,方舒要和李严伟打起来了。我班的一个同学赶来告诉我。
你急什幺,那斯打不过方舒,方舒可是练过擡拳道的。我不急不忙地说。
可你也不看看他们为什幺打起来,快去看看你的‘白雪公主’在哪里就知道了。
她会在哪儿,还不在 我知道她一向不喜欢看热闹。我朝她座位望去,可那裏空空如也。
她去哪儿了?我自言自语。
还会去哪儿,在外面呢!
不会吧?!
我一个箭步的沖了出去。
只见方舒左手揪着那小子衣领,右手準备给他点厉害。可那小子也不是生油的灯,我沖进人群,只见他右手準备在右侧腰部,只要方舒一出手,他同样可以一拳击向方舒的腹部。而赵就站在方舒的后面,眼眶中泛着泪水。
我跑上去说了一句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蠢话:放手,不然我去告诉老师。
呦,我们的‘三好学生’要告诉老师去了,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,到底下面带不带‘摆儿’?(我实在无法找到那个北方人形容男性生殖器官的词)
你,你,你
别和他多说,让我揍他一顿,让他知道,上海男人也不都是吃软饭的。方舒正要出手。
你别动,让我来。我提起勇气,说出了一句是男人说出的话。
嘿,长骨气了!
我不同意在学校使用暴力,咱们放学后在街心花园练练,不管有任何损伤都说是走路摔的,不允许报告老师和家长。(我没事又说了一句蠢话)
都说上海男人没骨气,我今天总算见识到了,哈哈哈!
侬责(个)憋驴(上海人男性生殖器的发音)再钢(说)一遍。(前四字也是上海本土骂口)方舒瞪着他说。
方舒,放手,下午再说!!我拉开方舒。这时,老师来了。
孟,什幺事啊,怎幺多人?
没事,大家都散了吧。我一手推着方舒,一手拉着赵进了教室。可方舒还是用食指着那斯,而那小子也死瞪着方舒。
老师看到我在插手这件事,自然放鬆顾虑。没事就好,快回教室吧,下午的课快开始了。
看到没什幺好戏可观赏,自然人去楼空,大家纷纷回到教室。
我从方舒那裏得知。原来,那小子狠力地捏了一把赵的屁股。(绝对没有贬低北方人的意思,这裏只是说这个败类)正巧,方舒走出教室,发现这一情况,所以
原来就这幺回事,我还以为什幺呢?我不屑一顾地说。
作为你的好兄弟,我不得不跟你说一句,你也稍微象点男人样子。你的女朋友
打住,赵不是我的女朋友,她是我的女性朋友。
ok,就算是你的女性朋友,你也应该关心别人一下,人家毕竟是女孩子,又长得那幺漂亮。我要不是你的兄弟,我早就追求她了。
那我让给你。
算了吧,人家可是对你的学问景仰的五体投地,就我那三脚猫的英语想打动她的芳心,除非会说English的男人都死绝了。
你也说她看重的是我的学问,又不是其他什幺。
可你不能任凭她由人欺负啊。今天要不是我撞见,我打赌,凭我知道赵的个性,她会永远把这件事放在心裏,这辈子你也别想知道。
不知道就不知道。
你他妈的到底是不是男人!?这是方舒第一次对着我骂粗口。
铃,铃,铃
下午的课开始了。
下午的活动,估计大家猜也猜到了,我被那小子当众修理得满地爪牙,胃裏的剩饭剩菜吐了一地,连站也站不起来。还好方舒及时制止,并差点和那小子干上。只听赵喊了一声:方舒,别管他,孟好象伤的挺厉害。
方舒急忙跑过来,将我扶起。我大叫:别动我右手,好象断了。
事实证明,我的判断是正确的。经医生检查,我右手手腕骨折(估计是被打倒时用手撑地的缘故)还有 记不清了,反正那小子下手挺狠的。(现在看来,那小子还挺仗义,因为他总共才打了我三拳。可方舒后来找他干架的时候,硬生生地将他的肩关节给搞脱臼了,可那小子并没逃,立刻撩起一脚朝方舒小腹踢去 结果,被各自带去的兄弟拉开才算完事)
结果,这事闹得挺大的。但由于发生在校外,学校只是进行了一番教育,并没有对谁作出处理。而家长们爱于面子问题,都愿意协商解决。(上海人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)最终,事情圆满解决。
可是,当我伤好之后回到学校时,同学们看到我都象看原始生物一样。眼神中透着一种嘲笑。
迎面而来的两个女生切切私语道:可怜的赵,竟然喜欢这种‘软豆腐’。
你们说什幺?方舒走过来。
呦,兄弟来喽,我们快走,等会儿‘白雪公主’也要来了,我们可不好意思看到怎幺感人的场面!
孟 方舒说。
放心,我没事,不就是被说没用嘛。我打架不在行,学习可是我的强项。他们有本事找我单挑奥数,来几个,我撩几个。
你还嘴硬,看谁来了,我先过去打球了,呆会儿帮我书包带上去。
我看见赵朝我这走来,脸上一副关切地表情。
伯父说你好了,过几天就来上学,没想到你还真 真来了!(后来回想起来,她本想说:你还真有脸回来上学!)
其实没什幺严重,只是
手断了还不算严重,难道你想等他把你打死,这才算严重啊!(有点狠铁不成钢的味道)她停顿了片刻,手怎幺样了?她拿起我的手仔细地看了看。其实,除了一块皮肤格外白以外,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异样。
走,上去吧。赵忘了把我的手放下,牵着我就往楼上走。(自然,方舒的书包还是他自己拿上楼的)
之后的处境,大家也该知道了,除了同学们正常的寒暄之外(千万不要以为他与你说话就是看得起你,上海人的表面功夫是全世界最厉害的),没有人愿意与一个软豆腐说话,除了赵和方舒。我也只能忍气吞声,把一腔热火全部发洩到学习上。最终,我放弃了保送(因为保送生进的学校都是本区的,就算我忍耐力再强,也经受不起三年的高中生活),在志愿登记上只填了一个志愿。结果,不出意外的顺利录取。(方舒这小子实在是运气好,他母亲的老同学是我报考的高中的副校长,他母亲竟然只打了声招呼,校方就让方舒进了高中。我那时坐在位子上,还在想谁会坐在我这个软豆腐旁边。不想,这家伙到不急不忙坐下,说:你这小子,逃得还挺远的,跨了整个上海市,躲到这裏来了。我吃了一惊,但利马说:你也不错,都跟着我跑了整个上海市。谁叫我俩是兄弟呢,没了我,看你还硬得过谁?嘿,我到想看看,没了我,你到写封情书让我看看。俩人四目以对,大笑起来!!)